我走入博尔赫斯的迷宫

Shu Ding, 06/07/2020

我走入博尔赫斯的迷宫,天上的月亮开始被填充。指针在融化,我跟随它的痕迹去翻越破败的转角与褐色的高墙。我穿过一条流向天际的河流,河水再从天顶的裂缝渗落成雨。我越过一座传来古老回声的山坡,山脚堆满了未完成的陶罐。我遇到一面刻着我无法阅读的长诗的断碑,与它一同保持心照不宣的沉默。我看见镜中的盲人,伟大登山者的骸骨,沉落海底的铜匙。我遇见冰原上滚动的巨大的笔杆,我听见浮在云中呼啸的船帆。我梦见断崖尽头通天石柱的倒塌,梦见我走失的瘦弱的马。我在沙丘上翻开一本时间之书,星斗也随之转动。我不断前往上一个昼夜,造访阿刻戎河岸无尽亡魂的记忆,嵇康头顶万片竹叶的呼唤。我无数次踏入所有前人留下的脚印,审视每一个宇宙中每一种可能的命运,写完世上任何一本书。我走入时间的终结,只剩下难以遗忘的自我、难以击穿的孤独、难以消解的困惑。在我最后有限的记忆里,月亮终于化为无法流传的历法、无法填满的沙漏、无法飘散的迷雾。因而我失去了时间,时间也失去了我。